http://www.xiaozhaiw.com

王力宏演唱会巨亏背后:粉丝供养成潮流|周杰伦流量不及鹿晗零头

  王力宏、周杰伦曾经的流量icon难道已经从娱乐金字塔顶端跌落了吗?

  提前一年半,当代东方决定结束与王力宏所属音乐公司宏声文化的合作。其原因是,“由于受到文化传媒行业整体调整以及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,导致合同无法顺利如期进行”。合约终止后,当代东方不再代理王力宏《世界巡回演唱会》剩余的54场。

  另一则新闻则要比王力宏演唱会两年亏5000万更热闹,事因是一则提问: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,为什么演唱会却热到抢不到票?从2016开始,周杰伦的《地表最强世界巡回演唱会》已经巡演了71场。

  如果把周杰伦、王力宏、蔡徐坤、TFboys放到一个创造营里,你会为谁奶票?就在43岁的王力宏结婚生子的五年里,娱乐圈已经不再是靠着一张一张专辑、一场一场演唱会打名气、拼实力的时候,流量、数据、转发成了新的衡量度,流量小生、小花们轮流上场,作品和实力已经被热度取代。

  粉丝圈层日益割裂,蔡徐坤、TFboys的粉丝与周杰伦、王力宏的自然不是同一拨。今日不如往昔,娶妻生子的周杰伦、王力宏所能唤醒集体记忆里已经不再有00后。

  

王力宏演唱会巨亏背后:粉丝供养成潮流,周杰伦流量不及鹿晗零头

 

  王力宏演唱会两年亏5000万

  2017年,当代东方接手王力宏时,业内人就不看好这次合作。

  当时,王力宏已经长达两年未发新专辑、3年没开新巡演。有传闻称,他太太插手公事,导致合作案告吹。后来,宏声音乐发布声明:这是不实报道,新的巡演已经选定合作方。

  新的合作方便是当代东方。当代东方承诺投资金额达6亿至9亿。看似出手阔绰,事实上当时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2亿元,不及演唱会投资金额的1/3。但当代东方的生意越做越大,在投资演唱会之前,已经将电视剧、电影、影院、IP版权运营、互联网和电视平台、演出、艺人经纪等影视全产业链揽下。

  合同期限是从2017年8月到2020年底,预计演唱会的总投资为6亿至9亿元,其中演唱会制作费用为3.5亿元。宏声音乐的单场盈利分成比例为单场演唱会利润的20%,则当代东方拿走80%。

  事实上,当代东方此前从未涉足演唱会巡演,加上王力宏难以与流量小生匹敌炒动粉丝经济,当时有业内人士提出并不看好这项合作。

  此次合约提前结束也证实了当时的判断。年报显示,2018年,当代东方按计划举办27场演唱会,但因客观原因只举办了17场,公司计提了850万的预计负债,作为给王力宏方面的赔偿。

  此外,2017年演唱会开唱前,当代东方就付给宏声文化 1.75亿元(演唱会首期制作款)的预付款。2018年当代东方披露王力宏演唱会业务收入为1.34亿元。加上违约金,在2017、2018年当代东方亏损了将近5000万元。

  周杰伦与王力宏曾是华语音乐圈的顶级流量。2011年,王力宏与索尼音乐合约到期后自立门户。第二年,他在鸟巢举办了“火力全开”演唱会,成为第一个在鸟巢开演唱会的华语歌手,9万人的鸟巢座无虚席。

  但此后4年,王力宏再没有发新专辑。直到2015年,他带着《你的爱。》重新回归。到2017年,将演唱会的经纪约签给当代东方前,他又沉寂了两年。

  自结婚生子后,近40岁的王力宏有意向影视圈进军。2010年,他唱而优则导,凭借一部自导自演的《恋爱通告》揽获5302万。这是一个不俗的成绩。2007年,周杰伦自导自演的第一部电影《不能说的秘密》票房是900万美元。

  

王力宏演唱会巨亏背后:粉丝供养成潮流,周杰伦流量不及鹿晗零头

 

  但是,好的开始并不意味未来顺遂。此后,王力宏经常在电影里饰演配角。2018年,他曾出演《无问西东》,饰演西南联大学生、投身空军后殉国的沈光耀,获得口碑好评。但是同年的另一部电影,王力宏与宋茜主演的《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》则折戟,上映8天票房仅1350万,豆瓣评分仅4.3分。

  2018年,甚至传闻称王力宏涉足区块链。一家名为智投链IIC的区块链项目宣布:可以使用其token兑换王力宏演唱会的门票。王力宏仍有号召力,其巡演北京站门票在58秒内销售一空。值得注意的是,当代控股集团为智投链IIC投资方之一,当代控股集团董事长、创始人王春峰为智投链IIC顾问之一。

  资本造星

  在王力宏苦苦寻求资本的同时,资本的力量却将另一些人推向了娱乐圈的热度榜。偶像和粉丝的关系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为爱发电,演唱会成了一场资本比拼,灯牌成海、周边售空。偶像是整个链条里的产品,粉丝则是买单者。

  鹿晗还是顶级流量时,见证了粉丝经济的崛起。从韩国组合EXO退团归国后,其首张专辑《Reloaded I》,上线5天在QQ音乐就售出100万张。2016年,鹿晗举办的首场个人演唱会RELOADED门票在开售一分钟内就全部售罄。

  自2018年鹿晗宣布恋情后,形势急转直下。“鹿晗糊了”、“鹿晗流量下滑”常见于媒体版面。演唱会是人气的试金石。鹿晗“二巡”演唱会前,黄牛折价将门票挂在网上出售,价低至半折,“377票仅售180,777票仅售400,打折没人看吗”。

  TFboys出道五年,便站上了工人体育场。而参与成团五周年演唱会的,除了现场观众,还有守在腾讯直播间里超过1763万人的“帝国女孩”。据统计,腾讯视频、QQ音乐、酷狗音乐、酷狗直播等腾讯旗下平台的数据后,一共有1.25亿人在线观看了这场演唱会。

  

王力宏演唱会巨亏背后:粉丝供养成潮流,周杰伦流量不及鹿晗零头

 

  从爱奇艺出品的偶像练习生节目《青春有你》中成团的UNINE,男孩们刚出道,就已经创收。据媒体报道,一个UNINE官方应援棒的价格是259元,现场售出和线上购买后在线下领取的应援棒共计2000个左右,收入就达到了51.8万元。短短12天里,应援棒卖出了超过6000个,收入超过150万元。

  这是王力宏、周杰伦粉丝不了解的平行世界。听着《七里香》、《花田错》长大的80后、90后已经陆续成家立业,早不是从前省一个月的早餐买一张门票,大多有了经济基础。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些明星演唱会还会常常十分钟售罄。

  王力宏、周杰伦也不是一夜成名。在唱片时代,他们接着一张一张唱片积累人气。然而近年,他们作品输出量、影响力已经不如早年。王力宏的最新专辑还是2017年《A.I.爱》,同名主打歌还曾因古怪的歌词和立意被网友众嘲。其所获得奖项还停留在2016年之前。此后,仅有两项获奖,分别是2018年的第10届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和2017年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最佳音乐纪录片。

  当有粉丝提出,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,为什么演唱会却热到抢不到票?时代已经变了,时代衡量偶像的标准也变化了。王力宏、周杰伦成名的时代,靠的是作品说话。而蔡徐坤们傍身虽说是粉丝,实则是数据,他们用数据佐证人气,投资商、广告商、媒体用数据、热度来判断价值。用一组数据做对比:周杰伦没有官方微博,其两大歌迷网站微博粉丝数分别是231万和164万,蔡徐坤的是2559万,鹿晗是6041万。

  回头来看,王力宏在19岁时发行个人首张专辑《情敌贝多芬》,进入演艺圈已是24个年头,仍开演唱会、接通告。但是,鹿晗们、蔡徐坤们的演艺生命周期能有多久?偶像轮流转,爬墙头的粉丝换偶像的速度也在加快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